当前位置: : 首页  >  头条 > 正文

一名李洪志亲传弟子的亲历与反思

来源:广东省反邪教网 作者:惠里
时间: 2022年01月29日 15:49

我叫赵士荣,男,1977年1月出生于广东省阳春市春城镇一户农民家庭。我自小读书,后来考到广州读大学,求学之路平稳顺畅,一直都是家人的骄傲、村里孩子的榜样。

然而,就是在广州读大学时,因为好奇接触“法轮功”邪教组织,我的人生从红日骄阳坠入人间地狱,现在回首往昔是捶胸顿足。

低价教功做诱饵,疯狂吹嘘为敛财

我自小身子较弱,高一时,学校体检查出急性肝炎,父母到处找人寻医问药也不见明显效果,以致病急乱投医,我听信同学建议接触气功,企图通过练气功祛病健身。1994年高中毕业,我考上了位于广州市的广东民族学院。

1994年的某一天,学校里突然多了很多宣传“法轮功”的条幅和介绍其学习班的杂志和宣传单,说通过修炼“法轮功”可以祛病健身、摆脱贫穷,可以得到李洪志的能量和法身保护等等,我就开始走进了邪教的圈套。

后来我参加了李洪志在广州开办的培训班,课堂上,李洪志主讲“法轮大法”法理,他的助手们则配合他一起教学员练功动作。他们很善于调控现场气氛,大肆吹捧自身法力让学员们顶礼膜拜,疯狂吹嘘修炼好处让学员们虔诚憧憬。

去上课后,我才发现上课用到的书籍、教功录像带等是需要另外购买的,而且价格不便宜。李洪志把学习班讲课的内容整理成多种形式的资料进行售卖。他讲的所谓法轮大法法理就整理成《转法轮》,他讲解的功法、功理、动作要领就整理成了后来非法出版的《大圆满法》,他在最后一堂课的答疑内容就整理成了后来非法出版的《转法轮法解》,还有把他这次办班整理成录像带、录音带非法售卖。

痴迷练功逐出门,执幻为真身心废

李洪志的授课主要讲述修炼可以获得众多利益,以及如何获得这些修炼利好的方法,非常迎合我贪求这些修炼利好的欲念。学下来,我的整个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。学习班结束后,我平时会在学校操场上习练“法轮功”,周末有时会骑自行车去广州市天河体育中心“法轮功”教功点参加集体练功。

记得有一次集体练完功后回学校的路上,刚到广州岗顶的中山附属医院的时候,一辆摩托车飞快地从医院门口向右拐出逆行,我正骑自行车按交通规则顺行经医院门口,结果摩托车来不及刹车就把我撞了,好家伙,我的自行车被撞坏没法骑了。当时我心里想:今天又消了一块大业,经过了一个大难。现在回想还真的可笑,“法轮功”把人的思想确实扭转得很怪异,放纵了这些社会不文明现象。

1996年的一天,我在学校看到举办“法轮功”学习班的海报,这次活动是华工、华农、华师、暨大部分参加“法轮功”的职工、学生联合组织到我校弘法。打那以后,民族学院就有了一个练功点,辅导员是学院的一位职工姚阿姨,她是因身体疾病的缘故,想通过练功调节才加入“法轮功”组织的。

跟这些阿姨功友交流,在谈到生病是否要吃药时,杨阿姨、姚阿姨是坚决停药了。翟阿姨是一直边吃药边练功的,姚阿姨还说翟阿姨悟性跟不上。我毕业离开学校后,听说杨阿姨病死了,当时听到这个消息,第一个想法就是:可惜,没有把自己当作真修者对待。

依法取缔仍沉迷,充当炮灰悔方迟

1999年国家做出了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的决定。这个消息让我接受不了,我觉得一定是国家不了解“法轮功”的“真实情况”做出的错误决定。那段时间广播、电视铺天盖地地报道“法轮功”残害生命,围攻新闻单位、政府机关等消息,我的情绪低落,左思右想:李洪志到底是怎样的人?“法轮功”到底是怎样?

父母很担心,劝我不要练了。我认为自己没做坏事,听不进去。家里的“法轮功”资料已经被收缴了,我待在家里,也不出门找工作,整日无所事事,忽然有一天翻到大学同学的通讯录,这是大学毕业时留下来的,就开始给同学写信“讲真相”,结果被同学举报。

我见到了曾经的同修陈观柏,他已经认识到“法轮功”是邪教,他问我:“‘法轮功’告诉你如果在一件事情上守住心性后,你可以得到多少样东西啊?”

我说:“一举五得。”

他说:“对,一个人贪欲大到控制不了自己的时候,会不会为了圆满去做极端的事情呢?比如自焚等。”

我想了想:“应该会的吧。”……

慢慢地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,我也认识到了“法轮功”倡导人向善、修炼的背后都是强大利益驱动的,没法让人变好,还容易出现问题,于是我也放弃了习练“法轮功”,这是2002年的事了。

放弃了习练“法轮功”,我的生活、精神面貌都发生了积极的变化。在佛山市找到了一份工作之后,我认识了现在的妻子钟笑欢,她当时在顺德市工作,我们于2006年结婚,同年有了孩子。

2012年的一天,我像往常一样工作,打开自己的电子邮箱,发现有一封匿名邮件,我就打开看看是什么内容,原来“法轮功”发来的垃圾邮件,里面多为抨击国家政府,宣扬歪理邪说的,还把中国政府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演绎成对“法轮功”的迫害。我曾经就是受到这些虚假信息的影响,对“法轮功”产生了同情,甚至开始维护它。

二十一年走歧路,一朝醒悟阳光来

看到“法轮功”在整个发展过程存在的违法史,我就非常明白“法轮功”出现在社会之时就是它的违法之始。比如“法轮功”的出版物是未经国家新闻出版署许可而非法出版的;“法轮大法研究会”竟然是未经合法登记注册擅自成立的,违反了《社团登记管理条例》;“法轮功”组织未经批准擅自活动,非法出版,偷逃税,违反了《税法》;各地信徒受李洪志歪理的影响伤人、杀人,违反了《刑法》;“法轮功”组织被依法取缔后还在鼓吹鼓动“讲真相”等违法活动;“法轮功”组织宣传违反《宪法》的反动言说,企图颠覆国家政权,破坏社会稳定团结。

我痴迷“法轮功”对家庭伤害是最大的。受“法轮功”歪理放下名利亲情的影响,我对父母太不孝顺了,大学毕业后本来是自己赚钱养父母的时候,却由于种种借口没去积极找工作,待在家里长时间做“啃老族”。国家依法取缔“法轮功”后,父母劝告不要习练“法轮功”我也不听,造成父母的担心和操心,而且因为我习练“法轮功”的事情,父母还被别人骗走了四五千元,真的伤透了父母的心。妻子也因为我的事情担惊受怕,孩子得不到父爱。一想到此,一股悔恨之意油然而生,我痛恨“法轮功”,是它剥夺了我最珍贵的亲情。

(文章节选自《36名邪教亲历者实录》)

【责任编辑:力枫】

赣ICP备15001586号-5